国务院信息:
省政府信息:
寻甸第一“羊倌儿” 陈云桥15年圆了“羊财”梦
[发布时间:2020-11-10 07:46来源:昆明日报]

凡事都要与众不同的陈云桥用了整整15年时间,终于把自己“发羊财”的梦圆了。

从1只羊到1群羊 思路转变

陈云桥是昆明市寻甸县七星镇腊味村发易村小组土生土长的农民,51岁的他十几年来都穿西服,不认识的人很难想到他是个搞养殖的。在村里,他是第一个骑五羊摩托的人。他养过鸡、牛等牲畜,直到2005年牵回一只黑山羊,就再也没养过别的牲畜。

“当时,我发现这只黑山羊长得快时一天可以增重2公两,后来又看到同村的一个人养了3只羊卖了4000多元,就觉得养羊能赚大钱。”陈云桥想法很简单,养的越多,赚的就越多,于是把所有的余钱都拿来买种羊。钱花光了,他就请父亲先帮他放羊,自己去打工。陈云桥有制模的手艺,在建筑工地一天能赚300多元,省吃俭用攒的钱全花在羊身上。

放羊是个体力活儿,为了找到好的草山,父亲每天要走十几公里路,常常吃了早饭出门,天黑才回到家。就这样过了5年,陈云桥慢慢养到50多只羊,而父亲的身体也不如从前,再也放不了羊了。陈云桥想,到了这个规模,不如关起来养。村里祖祖辈辈没人圈养山羊,老人们都说羊是在山上跑的,圈养不会成功。陈云桥却认为,鸡、牛都能圈养,羊为什么不能?他四处打听,终于在寻甸县找到一个山羊养殖场。经过考察,他认准山羊可以圈养。

说干就干,陈云桥照着别人的羊舍,在2011年用打工攒下的和从银行贷的20万元钱,租了20亩山地,盖起第一排羊舍。

从放养到圈养 步履艰难

从那时开始,陈云桥和妻子都住进了养殖场,饲喂、打疫苗、打扫羊舍……一样一样摸索着来。听说云南省种羊繁育推广中心的“云上黑山羊”繁殖率高,陈云桥立马买来种羊。2013年,养殖场的存栏量增加到300多只。那一年赶上羊价上涨,家人都说趁羊价好把羊卖了,可陈云桥却不同意,他要留着羊再繁殖,继续扩大规模。

市场瞬息万变,之后的4年,羊价一直很低,虽然存栏量扩大到700多只,但是卖不起价钱。那几年又赶上各家各户集中盖新房,陈云桥家土木结构的老房子成了村里最破旧的。辛苦这么多年,钱没赚到,新房也盖不了,妻子急了,提出卖羊先盖房。陈云桥坚决反对,他说:“房子总有盖起来的一天,但现在卖羊,卖1万元就等于亏1万元。”那几年,陈云桥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。他只有再度外出打工贴补养殖场,“我苦一天赚的钱够羊吃一天,多苦一天就少差一点账。”

就在陈云桥苦苦支撑时,2017年,寻甸县提出打造功山羊品牌,要用3年时间,每年投入800万元扶持农户养殖“云上黑山羊”与本地山羊杂交出的羊——功山羊。陈云桥的养殖场成为扶持对象之一。

从圈养到科学饲养 转机到来

2018年初,云南省畜牧兽医科学院的专家、“云上黑山羊”培育团队核心成员之一邵庆勇带领科研团队来到陈云桥的养殖场,带来了全新养殖技术和科研成果。

2019年,一排双列式高床漏粪羊舍建成。新羊舍分上、下两层,以网状漏粪“地板”为界,下层是集粪坑,设计了充足的层高,保证良好通风条件,羊粪在这里完成发酵后形成肥料,全部资源化利用。上层是羊舍,设置不同隔间,每一个隔间都可以通往户外的“运动场”。羊吃饱了就到运动场运动、晒太阳。这样一来,羊的生活环境改善了,采食量和运动量上来了,病死率大大降低。“以前的病死率在20%左右,现在控制在了10%以内。”陈云桥说。

喂养方法也得到全面改善。羊的一日三餐都不重样儿,早餐是以黑麦草和苜蓿为主的青草,中餐是全株玉米青贮粗饲料,晚餐是以玉米面、糠类、豆粕、预混料合理配比后形成的精饲料。

在全方位的技术指导和帮扶下,陈云桥的羊个头大、肉质好。2018年以后,由于羊价上涨,陈云桥当年就实现纯利润18万元,2019年增加到30万元,2020年截至目前已达40万元。养殖场一边成批地卖出羊,一边成批地迎来新生羊羔,存栏量稳步扩大到现在的1600只,在寻甸县家庭养羊户中排第一。

凡事都要与众不同的陈云桥如今盖新房都和别人不一样。他的新房是按别墅的标准建的,水晶吊灯等居家装饰也与众不同。他不懂车,但要买好的。他的奥迪车现在成了村中一景。陈云桥又在凤龙湾景区买了块地,准备盖民宿,一楼开羊肉馆儿。陈云桥的“羊财”梦越做越大了。(昆明日报 记者刘瑞)

凤凰彩票-安全购彩